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裴钰文物保护更多的是文物管理体制的缺陷文

2018-11-30 21:09:02

裴钰:文物保护更多的是文物管理体制的缺陷_文化考古_雅昌

文物保护至今依然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近来,随着我国艺术品市场、文物 收藏热 投资热 的不断升温,文物价格节节攀升,客观上刺激了一些文物犯罪分子不惜冒着坐牢和生命的代价铤而走险。同时,不少地方的古玩、旧货市场十分活跃,但是管理却比较滞后,存在非法经营文物,特别是经营盗掘出土文物的现象,刺激了文物犯罪的增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忧心忡忡地说: 文物犯罪正处于新一轮的高发期。 在这个文明的时代,对国内现存文物的保护都成了一场艰难的博弈,在此时提起追讨文物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所有的保护都成了被动的看守,四周虎视眈眈,逮着机会就偷盗破坏,文物岌岌可危。由此,本采访了文化学者裴钰,谈谈他对当今文物保护的看法。 文物保护不能只依靠政府 雅昌艺术:文物保护一直都是热点话题,今年的讨论特别火热。文物犯罪今年也特别地凸显,连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都感叹: 现在文物犯罪处于新一轮的高发期。 是什么掀起了文物犯罪的新一轮狂潮?与现今火热的艺术品市场有直接关联吗? 裴钰:与文物艺术品市场的火热没有必然的关系。80年代才是文物犯罪的峰,那时是全国规模的一种群盗、群抢的狂潮,那时候的黑恶势力武装集团,甚至到了暴力抗法的程度,现在很少看见黑恶势力的武装集团了,今天与那时来说情况好很多了,与艺术品投资的市场走高不存在一个逻辑的关系。 其实这个问题更多的是一个文物管理体制的问题。首先《文物保护法》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文物保护法》可操作性差,它起到的是一个导向的作用,如果作为一部法律来实施的话是有问题的,不够细腻。现在的《文物保护法》不仅是文物犯罪遏制不住,大到遗产的犯罪它也遏制不住,这就说明在我们的立法上面是有问题的。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文物的挖掘、保护行政化太强。 雅昌艺术:您的意思就是现在文物保护的主体力量不应该只依靠政府,民众也要参与? 裴钰:现在不能单一只依靠政府,很简单,政府扶持不起来。比如,一个墓地的挖掘,政府可以派人驻守,但是晚上那些驻守的人是要回家的。为什么盗墓的很多,因为政府管理不来,它不可能调用民兵、警察等资源,我们过于单一化的行政结构是不行的。 雅昌艺术:对这样的单一行政管理结构,您有什么建议。 裴钰:因为我们现在的文物保护机制是属地管理体制,属地管理属于单一的行政化管理体制,他们依靠的是国家拨的财政来养文物,越到县级单位越是强烈。怎么保护,我是这样想的,政府应该设置文物保护基金,以政府的信誉引资,运用这个基金来达到文物保护的目的,这样更好。很多时候政府把文物放在仓库里不见了,出现监守自盗的现象,典型的就是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院文物保管部副主任李海涛的案子。把文物储存在仓库,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管理它、系统规划它、保管它,它肯定还是会丢的,如果用吸引民间资本这样的形式可能会在体制上有所突破。 其实说到文物保护主要的还是钱。 雅昌艺术:前几天报道说文物经费2009年增至近100亿。 裴钰:我们不能看总量,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文物大国,分配到各省份的份额不多。 雅昌艺术:就是一个 僧多粥少 的问题。 裴钰:僧太多,粥太少了。河南这几年文物保护的经费才过亿,广东亦然,光河南这个身份,文物就星罗棋布,这还不包括新发现的一些文物。文物保护经费的来源,我不主张政府用过多的经费来补贴,应该把它交给法制化的市场,与政府相配合来出文物的经费。我们没有这个财力,尤其是地方政府,国家给地方政府拨的文物保护经费是很少的,还是靠地方政府来输出,其实中央政府是不管的,你看中央政府往那个省的文物保护单位投钱?这是没有的。就连曹操墓的挖掘也都是这样的,先立项,经过审批,还是地方自筹经费。 在我看来,文物保护对文物犯罪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不可能把文物犯罪彻底消灭,接受这个事实,而是要对它过快过猛的发展势头遏制住,合理掌控调控它。

电子看板
指纹锁生产厂家
南京华帝燃气灶维修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